都是微信惹的祸
虽然追逐潮流开通了微信,可几乎很少使用。因为,不喜欢微信的隐秘性。在我看来,微信就如一潭死水,沉闷不堪。 前段,闲来无事,惹事生非。用极少使用的微信号加了某人。一直搁置。未曾交言。 今日早醒,想着给某人请安。在微信留言。结果发现已被某人删除。内心疑惑缘何删我?莫非发现是我特意删掉? 快下班发现又被某人加入。彼此仍未交流。忙得不可开交之时,某人打电话进来。丢下所有工作,躲一角落喁喁私语,尽显小女人的娇憨之态。仿若我在闹他在笑,很温暖的样子。 仿若很关切地告诉我今晚有应酬,可能会很晚。别等,乖乖地睡。临挂电话时仿若很柔情地说要亲亲…… 很正常,一切仿若很正常!感觉不到以以往有何不同?一样的柔情,一样的关切,一如既往地一往情深…… 到家,乖乖地一个人。玩手机,玩微信。手痒,给某人发去信息问好。当时没回。近20多分钟后回复你好。就此,仿若这世界上所有陌生男女那样开始上演着俗世的喜剧。 其实平心而论,用这微信加他不过是因为我不想一天到晚两个微信切来却去,他在我另外一个帐号里扮演我最忠实的爱人最深情的情侣。而那个毕竟是工作伙伴云集的,有所不便。 聊得仿若恨开心。发现他不知道是我,也懒得挑明。本来我就是顽劣女子,喜欢捉弄人开心一笑。聊得仿若很“嗨”。他轻描淡写地说他是政府部门一公务员。喜欢运动,喜欢旅游喜欢文字。然后很自然地要电话号码! 这瞬间,所有的得意(因为捉弄了最心爱的男人)瞬间化为一杯苦水。仿若听见心,一点点地碎碎成冰。彻骨的寒意,从脚底缓缓地爬遍全身! 这就是我年少时诗意般初遇的少年?这就是我花样年华明眸皓齿时就以身相许的恋人?是我们错过彼此又重新邂逅浪漫牵手的爱人?何以如此陌生?陌生到让我无法接受? 很想哭。却发现如此爱哭的我,居然没有一滴眼泪。原来,能哭得出来是幸福的奢侈。喜欢哭,是因为你知道,哭的时候有人疼,有人宠,有人纵容。而此刻,哭,我就输得毫无形象! 某人看见我不肯告知电话,就很儒雅地道再见,声称散步去了。 丢我一个人千回百转,在水里煮,火里熬…… 忍不住,用手机发信息:应酬完没有?想你了! 没隔一分钟,回电已到。我的铃声已改为孙燕姿的《遇见》,颇具纪念意义,如今更具讽刺意味。 声音一如既往地温存。仿若爱我一千年。告诉我,饭局临时取消,但家里有点事,所以没时间看我。不旭我生气,不是特意骗我的……许愿,圣诞节带我去省城逛街,疯狂购物,买衣服买到我手软,只要我开心~ 很冷静地听着,强颜欢笑,配合着他的温柔。没有揭穿他。不想他难堪。毕竟是我深爱的男人。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居然有如此的表演能力。明明内心苦得可以拧成一杯苦瓜汁,声音还表现得那样甜美娇柔,一如既往。机械地应和他的每句话,仿若我们甜蜜地仍和初恋时那样纯洁,亲密无间。 “吻你,宝贝,乖哈,早点睡。晚安!”这是结束语——很甜蜜吧? 极力克制许久、不想让它流下来的眼泪,在我微笑着和初恋说情话的时候,不知不觉地潸然而下,弄化了那尚未卸妆的脸~想必此刻那张哭花了的脸,其丑,甚似无盐了吧? 哭着跑到盥洗室,照着镜子,今日的我,无法自信地对自己说:亲爱的,你是漂亮的! 哗哗地放着水,接着水声放肆地哭泣。哭的时候对自己说:放弃,结束!命令自己,哭十分钟。然后嫣然一笑,重新做回快乐而骄傲的苏妍紫! 哭过之后,心情仿若轻松些。认真地用洗面奶清洗脸庞。然后准备画个漂亮的淡妆给自己看。化着化着,突然想起这些化妆品还是他买的呢。眼泪又纷纷洒落。幼稚地把化妆品统统横扫满地,精致的瓶瓶罐罐在我的怒气中很无辜地粉身碎骨,一如倾城的红颜,在君王的雷霆之下化为灰飞烟灭~ 突然不齿于自己的肤浅。化妆品是他买的,可以打碎;衣服是他买的,可以丢弃;房子也是他买的,是不是也要毁掉?如果很骨气地抛下这一切,最现实的问题是:明天的你,何处安身? 很想兑现曾经无数次臆想出来的境界:某天,发现他的背叛,我可以如诗那般地潇洒——挥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! 可现实,告诉我,很多事,想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! 曾经以为,我可以为爱情生,可以为爱情死~那是因为彼时的我太年轻,太自信。以为爱情是不变的,是即使不可以有素手相牵却可以心心相印一辈子的情感。是不需要语言不需要承诺的情感! 而如今,发现所谓的天长,所谓的地久,终不过是我一个人的童话!守着一个人的地老天荒,快乐地哄着自己一辈子——这就是爱!这就是情! 爱情殿堂的轰然坍塌偶像的幻灭,一切曾经的美好仿若遁入虚无。 此刻,夜已深。看不见窗外是否有星星在闪亮,听不见虫声蛩蛩鸟儿啾啾。偶尔三两声的车声划破这宁静的夜。到了该安睡的时刻了。亲爱的自己,何苦为人独立风中露?爱惜自己,永远更重要。谁是谁的谁谁?谁为谁去寻死觅活,置人以现代“陈世美”之境地。毕竟我不是那秦香莲,你也不是陈世美。做悲哀的是,即使你是,也轮不到我做秦香莲! 何况,你没错。你不过是向陌生女子索要电话而已。你可以说,除了爱情之外也需要友情。就如我偶尔也会和聊得来的异性互留电话。所以,我无权见责。 但是,不好意思,我依然很生气。只因为我是女人! 我说过,我会给你宽容。无限的宽容。为你,我割舍了一切,飞蛾扑火一般,幸福地奔向毁灭,即使粉身碎骨,我也不会喊疼。为你,等长了头发,风干了眼泪,我痴心不悔!你说,婚姻是你给不起的奢侈品,我没有强求。一个女人,能给的我全给了,包括我的声名与骄傲。如今,请允许我自私一次,要回我的尊严:要离开,起码也得让我先走! 请记住:我也是有尊严的!你欠我的允诺,你欠我的年华,让它随风去吧!那是我最后的善良~

文章评论

  加载评论内容,请稍等......